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有友如此(短,一发完)ps:案子我好像记错了

《法医秦明》脑洞,友情向,改编自原剧。

《有友如此》

“所有坚不可摧的情感,
都有瞬间崩塌的可能......”

望着结案笔记的这句话,秦明外表那层坚硬的防护似乎出现了一道裂痕,一丝无助从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来。

他闭上眼,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周围没有声音,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就像小时候的自己望着父亲那不断流血的身体,却无能为力。

他甚至听不到自己口中发出的那一声声嘶吼,只有现在被自己视为梦魇的雨天,那毫不留情的雨水击打着自己时,才有那一丝活着的感觉。

他承认自己被这次的案件彻底的扰乱了心绪。那件事过后,他一下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这也成为自己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只有通过忽略和遗忘来掩盖。

亲情是求而不可得的东西......
这是他用惨痛的代价获得的真理。

“哥哥为了活命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弟弟”
这种案件的发生又是多么的讽刺。

“弟弟,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池塘边的哥哥侧过头问一旁的弟弟。
“我......我想挣很多很多的钱!”弟弟坚定的回答。
“为什么?”哥哥眼中带着疑惑。
“因为,我想把你的病治好......”

两兄弟相视一笑
......
池塘边的尸体,
哥哥体内健康的跳动着的心脏......

没错,弟弟实现他小时侯的愿望,
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哥哥的健康,
随之而来的,也是整个家的破裂......

秦明就盯着纸上的这句话,久久没有再落笔。

“叮咚。”
门铃响起打断了秦明的思绪。
这突兀的声音此时是多么的悦耳,这证明了世界上并不止是他一个人。

打开门看到林涛的一瞬间,秦明平时面瘫一样的脸有微微的笑意,虽然那笑意转瞬即逝。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林涛那一脸贱笑,把原本帅气的脸衬出几分傻气。但他知道闷骚的秦明其实对热情的人根本无法抗拒,他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保证自己不会被秦明一脚踹出去。

“这个时间点来找我的,除了你,也没别人了。”秦明虽然酷酷的说出这一句话,但还是侧身让林涛进了屋。

拎着啤酒和拳击手套的林涛显然不是第一次来秦明家做客,他进门后大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连门都不关。

秦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转身把木门关上。

“呐,这给你的。”

秦明刚转过身来,怀里多出了一套拳击手套。
视线从手套慢慢移动到林涛的大脸上。秦明就差在脸上刻上“怎么回事”这四个大字来表达自己的疑惑。

“那什么,这算给你的礼物,以后我惹你生气了,你就拿这副手套打我一顿,哈哈”

看林涛笑的跟一个傻白甜一样,秦明忍不住往天花板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狠狠的把手套扔到林涛怀里,傲娇(划掉)高冷的回了句:
“比起手套,我更喜欢用手术刀。”

之后,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上,继续盯着自己的结案报告,但显然秦明的心思已经不在那上面。

“怎么,跟你们家宝宝吵架被赶出来了?”林涛每次来秦明这,都说是跟他家宝宝吵架。虽然也不知道这个只活在台词里的薛定谔的宝宝到底存不存在,但这已经成为了两人私下见面的理由,秦明不想也没必要去质疑。

“那什么,今晚,我在你这里看场球赛行吗?”林涛这次没有回答。

“老规矩。”秦明冷淡的回了一句,又继续低头看他那报告了。

林涛耸了耸肩,熟练的打开电视,并且调到静音模式。他开了罐啤酒,一个人有滋有味的看着那场无声的球赛。

一切就是如此的自然和水到渠成。
一股淡淡的温馨在屋内弥漫开来。

秦明望着林涛专注于看球赛的背影,他发现原来有时候影像也是一种声音,它能告诉你这个世界并不是孤独的。

想到这点,秦明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他抬手划掉原先写上的两句话。

如果那份情感已经是坚不可摧了,那么他就不会给它任何崩塌的机会。

林涛喝了口啤酒,摇头笑了笑。
“希望今天的沙发没白睡。”他想。

秦明何尝不知道林涛的苦心。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多巧合,每次自己陷入困境时,总有一个人会傻傻的出现。

“秦明,我跟我们家宝宝吵架了......”
“秦明,今晚我在你这里看场球赛......”

“真是傻子。”秦明在纸上写道。
随后又添了一句:
“谢谢”
(小段子,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