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霸道保镖俏总裁》同名MV衍生文(三)

(三)
第二天,托尼捂着头从床上坐起来,静坐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昨天检查到自己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他还不把这当作一回事,只是感觉头有点晕而已。
没想到一早起来自己就又是头痛又是恶心的想吐。
“对了,昨天好像有个帅哥救了自己......长什么样子呢?”托尼发现自己对那人的印象除了一双蔚蓝的眼睛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斯塔克先生,您这是轻微脑震荡后产生的正常现象,请不用过于担心。”老医生一脸慈祥的安慰自己,托尼想自己的脸色一定不怎么好看。
“昨天救我回来的神盾局的人没有告诉你们他是谁吗?真的是,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还说什么让自己乖乖在那等着,会回来找自己,结果呢?一个觉的功夫人就没了......
一个穿的“精英”范的男人回答托尼: “斯塔克先生,你不认识他吗?他是半年前刚出现的超级英雄,叫什么......“美国队长”,跟七十年前的“美国队长”一样的名号,不过没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和长相,只是为神盾局工作而已。”
“昨天神盾一个电话就把他叫回去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听话的超级英雄。”精英男话里听不出喜恶,在他看来这种超级英雄只是政府统治的工具而已。
“美国队长啊”怪不得昨天那人穿的让自己这么熟悉,不过比漫画画的好看多了。
突然,一个小女孩从走廊的另一侧冲过来。
“紧备!紧备!”精英男还煞有介事的拔出手枪。其他人像看傻子一样望着他。“咳咳”虽然丢脸,男人还是把枪收了回去,他转过身去狠狠骂着自己的手下:“跟你们说了多少次连一只蚊子都不要放进来!你们都在干什么!”
守卫很无辜的回答:“是美国队长吩咐我们,今早有一个小女孩过来让我们不要拦着。”
此时女孩已经扑在托尼的腿上,抬起圆圆的脸蛋认真的盯着托尼的脸。
“叔叔,这里有另一位叔叔让我交给你的信。”
托尼蹲了下来,“小美女,你怎么知道信是给我的?”他接过那封信,普通的白色信封,只在封面上写了“tony”。
“叔叔说给这里长得最好看的人,他还有一双像宝石一样的眼睛。”小女孩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咳咳”这时换成托尼感觉不好意思了,没想到美国队长也能说出这么花痴的话。
小女孩看面前的叔叔收到信后开心的脸都红了,还笑的那么好看,那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祝福你们!”说完小女孩又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托尼等不及的取出信,信的内容并不多,字体清晰好看,看得出写信的人是一个成熟稳重的人,也许还带有一点固执。
“托尼,抱歉我有事必须先离开,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都不敢想象自己没来得及赶上是什么样子。答应我,下次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因为保密原则,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我也不祈求你的回报,只希望我能在你需要我的时候出现。下次见面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美国队长”
托尼形容不出自己看完这封信的感受,他现在只想赶回纽约严刑逼供弗瑞,让他把美国队长的资料全部交给自己。
“你把我当朋友,而我却想上你。”托尼笑着把整封信读了三遍,下定决心把美国队长泡到手。
回到纽约后的托尼,除了被佩珀狠狠教训了一顿以及被贾维斯强制进行了全身扫描外,他的生活和去阿富汗前没什么两样。顺便提一句,汉默现在正在享受他接下来长达十余年的监狱生涯。他还是人们眼中的天才、富二代、慈善家,但又一点好像和往常不同了,那就是媒体好像很少报道托尼·斯塔克的绯闻了,再这样下去,“花花公子”恐怕就要从托尼·斯塔克的名号中剔除了,这非常非常非常反常。
“贾维斯,你家sir多久没有带女人回来过夜了?”
“从阿富汗回来后就没有了,佩珀小姐。”贾维斯的语气中似乎含着担心与......不理解,根据他对sir行为的记录,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为零。
“你说,他是不是哪里出来什么问题?比如某个器官什么的。”佩珀表情有点古怪,天啊,千万不要是这样,这太可怜了。
“佩珀小姐你放心,sir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好几遍。”
“那就好。”毕竟Stark家可就这一棵独苗啊。
“那托尼最近行为有什么反常的吗?”
“sir最近经常拜访神盾局,除此以外就没有了。”
佩珀摸着下巴思考起来,“莫非是托尼在阿富汗遭到袭击后缺乏安全感,不敢和陌生人同床共枕,真的好可怜”
贾维斯默认着佩珀小姐的狗血脑洞,没有开口指出其中的逻辑性错误。他的系统需要为自己获得的信息寻找依据,虽然佩珀小姐提出的论证站不住脚但起码也是一种可能。
“所以托尼找上神盾局就是为了寻找安全感,你说是不是?那天赶来救他的特工在托尼看来就是他的保护神。也就是说,要让托尼从新获得安全感就得请一个“保护神”回来。”佩珀对自己严谨的推理佩服的五体投地。
“佩珀小姐,我想应该是这样。”贾维斯也没搞懂这种结论是怎么得出的,但一切事情只有跟sir有关,仔细想想又好像挺有道理。
“托尼为什么要瞒着我们这件事呢?想在神盾局找个特工当保镖找我出马不就行了?哦~他一定不想让我们看到他的脆弱。贾维斯,让我们帮他一把吧。”
“......嗯”贾维斯觉得自己的系统需要再升级一下,人类的想法实在太复杂,尤其是佩珀小姐的。现在看来,看透自家sir的想法好像不是什么难事,亏自己还得意了好久。
就在佩珀和贾维斯在感叹托尼的“悲惨”时,他本人却在神盾局跟弗瑞大眼瞪着小眼。(虽然某种程度上两人的眼睛大小相差不大,但谁让局长的眼睛只有一只呢?)
这是托尼第n次向弗瑞索要美国队长的个人信息,偏偏这老狐狸总是拿什么鬼“保密协议”来拒绝他。你这老家伙欺上瞒下的事情也没少干好吗?可谁叫自己也没有办法呢?这么久了,连根“美国队长”的毛都没看见。弗瑞倒是说他到中东执行任务了,短时间内回不来,但弗瑞这人说的话更是一根毛都不能信,不过他确实连根毛都没有。
“实话跟你说,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我就不信他一辈子都不出现!如果你这次答应我,我就答应给你的航母和设备升级,否则以后这种事情都免谈。”托尼很自信自己开出的条件极具吸引力,毕竟不是谁都能获得“托尼·斯塔克替你升级装备”的机会的。
......
果然,弗瑞明显在思索平衡利弊。
“这个托尼·斯塔克竟然对史蒂夫那么执着,看来史蒂夫出的这次任务还引来条饿狼啊。怎么办,以前自己要他帮忙升级装备还得威逼利诱、低声下气的哄着这祖宗几天。这种机会可不多见啊。”就在弗瑞准备妥协时,他又想起史蒂夫最初加入神盾局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对外公开他的身份。那可是个好男孩,落在托尼·斯塔克手上就是入了虎口,恐怕会被吃的连渣都不剩......史蒂夫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带来的强烈的道德压迫感随之而来。
“不,我还是拒绝......”
“你这个老顽固,以后别来找我!”托尼恼羞成怒,甩手离开。

(TBC)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