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惊喜?一起?》

cp:盾铁;锤基
复联三续写
先虐后甜
略ooc
1.
史蒂夫瘫坐在地上,他的指尖还残留着吧唧化成的黑灰,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他回望四周,所有人脸上都带着茫然的神色,而粗重的呼吸声也暴露了他们内心的不安。

拼命守护的一切,在这一瞬之间都化为乌有。
2.
火箭浣熊坐在倒塌的树干上,呆呆的望着小树人消失的方向。若是换做以往被敌人打败,它一定会在原地放声大骂,宣称这只是一次简单不过的操作失误,但这一次它选择保持沉默。格鲁特最后的那声“父亲”如同一颗陨石压在心口,就连呼吸都需要花费它不少力气。自己真是个糟糕的父亲,甚至比那些酗酒的老头还要过分!为什么消失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要让他又一次眼睁睁看着格鲁特离开。

它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索尔,他把幻视的身体从地上抱起来,示意大家先回到瓦坎达战场和苏瑞他们会合。

“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灭霸是不是死了,虽然刚才我那一斧子砍在他的胸口上,但不排除他有其他快速恢复的方法。”阿斯加德子民的牺牲换回了今时霸气十足又冷静自持的雷神,他看着众人的眼里饱含沧桑。

“地球仍需要我们。”作为超级英雄,他们在这种时候千万不能跌倒,如果连英雄都被失败打倒,这个世界就真的完了。

史蒂夫一手撑着从地上站起来,“我们剩下的这些人还有其他仗要打,我不相信事情就这样结束,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

“没错,现在最重要是集结所有的人。虽然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但总能想办法解决。”一旁的黑寡妇附议道。地球上,不,是整个宇宙失去了一半的生命,想想都是一件恐怖的事情。这时候还管什么政府,管什么条约,他们需要集结所有的力量,这样事情才可能有一丝转机。

复联众人花了最少的时间逼迫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失去的人已经失去了,现在远远没到伤感的时候,灭霸留下一堆的烂摊子需要他们解决。

“等等”,这时一旁的火箭才又开口,“我需要知道我其他队友的情况。”

索尔蹲下安慰的摸了摸“兔子”的头,在不久之前,他还在飞船里给它讲述自己失去弟弟的经历,当听到火箭说它还有许多东西可以失去时,自己还替它感到开心。曾几何时,他不是也一样,拥有着他所能想象的一切。但后来,他在乎的人一个个的离他而去,他的母亲,父亲,姐姐,好友……就在他庆幸还有弟弟留在自己身边时,灭霸的出现夺走了那人的生命,自己从此再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兔子”不应该承受这个的,或者说,除了自己,他希望这一切不会在其他人身上发生。

博士说他现在像一个真正的神,也许吧。听到这“赞美”的雷神给了旁边的人一个淡淡的微笑。

神原本就该是一无所有。
3.
“兔子,你有什么设备联系到他们吗?”

“我需要其他人的帮助,最好找个聪明一点的,我不想解释太久。”火箭对索尔的触摸没有抗拒,毕竟在地球上,索尔算是他最亲近的人。“虽然我是队长,但显然我不擅长这个。”

史蒂夫盯着火箭和索尔,“那我们应该尽快找到苏瑞,我相信她可以处理。”,他又把视线移向重新回到风平浪静的天空,听到火箭提到“队友”,不可避免的让他想到那人。
4.
手机响起的那一刻,史蒂夫可以说是急切的接了过来,这熟悉的铃声已经离开他两年了。

“难道托尼看了我的信息了吗?”史蒂夫拿起手机嘟囔着,显得有些兴奋。

十分钟前,史蒂夫才又往托尼手机上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自己昨天经历了什么,自己有多想他。史蒂夫每一条信息背后都加上一句“I am sorry.”。史蒂夫不知道托尼还有没有心思看自己的短信,但他还是坚持以这种不打扰到那人的方法,单方面的维持着两人的联系。

即使托尼没有任何给予一次回应,但他还是坚持这么做。

娜塔莎知道西伯利亚发生的事情后有好几天不跟史蒂夫讲话。

“如果你还在乎他,你应该当面跟他道歉。”

作为通缉犯的史蒂夫思考了这件事的可行性,他知道现在的罗斯一门心思想置自己于死地,跟托尼见面相当的不保险。但后面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不得不承认在涉及托尼的事情,他通常显得冲动。

“嘿,Kid ,我早就跟你说过这件小食店卖的披萨是全纽约最棒的。”托尼戴着墨镜看着对面的男孩,笑的一脸愉悦。

“Mr.Stark,这次是我输了,我不该说三明治是最好的美味。不过昨天带给你的三明治是我最经常吃的,就在离我家两条街的咖啡店里,它那里的咖啡也非常不错。老板对我也很好……”男孩看起来还不到十八岁,而且声音听起来很像机场上那只小蜘蛛。

“所以,需要我把整家店买下来给你吗?”

“咳咳”喝着可乐的男孩被托尼无厘头的话吓得呛到。

托尼脸上带着史蒂夫熟悉的恶作剧成功的表情,躲进阴影里的史蒂夫望着那双蜜糖一样的笑眼,被其中的得意逗笑。离开基地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愉悦,而托尼轻易的一个表情就能把他带进舒适的氛围。

“Mr.stark,答应我不要再想着送我汽车、店铺的事情好吗?”可怜的小蜘蛛回想到自己被豪车包围的恐惧。

……

史蒂夫在原地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选择转身离开。

托尼身边有了新的关心他的人,自己不能因为相见他的私心就把一切都扰乱。

盯着身上有些破旧,变成深色的队服,史蒂夫不可能忘记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逃犯,就算自己现在出现在托尼面前,跟他道歉,请求到他的原谅又怎么样呢?自己是逃犯而他签了协议,他们无论是不是自愿,都被放在敌对的两面。如果自己与托尼和好了,他该怎样给政府那边一个交代?自己刚才才在他脸上看到的笑容也许会再一次的消失,他不能允许这个发生。

“托尼·斯塔克不应该成为失去笑容的人。”而史蒂夫永远也不会忘记这耀眼的存在。
5.
“嗨~托尼……”史蒂夫对着电话另一头的那人小心翼翼的开口,像是担心把托尼吓跑了。

“额……抱歉,cap,我是班纳。我现在没有时间解释太多,请尽快赶到幻视那里,灭霸的人会过去夺取他额头上的心灵宝石……”

班纳口干舌燥的解释完,却没听到史蒂夫发出任何一个音符。

“cap,你听懂了吗?”

“班纳,那……托尼呢?他没事吧。”史蒂夫左手捂住胸口,握着手机的右手微微颤抖,就怕听到托尼牺牲的消息。

另一头的班纳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托尼他,他为了救奇异博士也上了那架飞船,离开了地球……抱歉,史蒂夫我只能说他是消失了。”

左手握紧成拳,史蒂夫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如同窒息了一样。他想起纽约大战的时候,托尼义无反顾的把导弹送入虫洞。那时的自己竟然会觉得他不懂得牺牲?可事实上,那个小胡子男人为了地球可以付出他的一切……

历史再次重演,史蒂夫虽然担心他的安危但内心却对托尼的选择感到自豪。他并不意外托尼会做出这个举动,毕竟那人是“地球最好的守护者”。

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史蒂夫很快消化了托尼到外太空的事实,他把所有的担心、难过压在心底。地球,现在需要由他和托尼一起来守护。

他坐上昆式战斗机,对机内的成员解释了大致情况,在关上舱门的一瞬间,他如同以往作为复联队长对外出任务时一样,轻声说了句:“avengers assemble”。

托尼,我回来了。
你也尽快回“家”,好吗?
6.
“虽然我对外星设备没有研究,但好在这联系设备的损坏不大,我已经尽力了,你现在可以尝试联系你的队友……”失去兄长的小公主强忍悲痛,懂事的完成任务,但说完最后一个单词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没有人去责怪他,任由她发泄。

“滋……滋……”几声电流交汇的杂音后,所有人都绷紧了心弦,尤其是火箭。他把耳朵紧紧贴近那台设备,怕自己错过任何的声音。

“拜托,拜托”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内心祈祷着。

“喂。”

“哈哈。”听到“人”的声音,火箭兴奋的大笑着。

所有人脸上都挂上笑容,为生命的存在而感到欣喜。

“你是螳螂?还是毁灭?不会是星爵在捏着嗓子说话吧。”队友的存活让火箭暂时忘记格鲁特死去的事实。

“对不起,他们都……死了。我是星云……”星云暗哑的声音似乎压抑着无限的悲伤,“卡魔拉也是……”

索尔第一时间给了他的“兔子”一个紧紧的拥抱,“It’s ok……It’s ok……”这既是在安慰火箭,又是在安慰他自己。

火箭还僵硬在那个大笑的表情,在反应过来星云话里的意思后,他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你还有我,还有我们。”索尔在接近崩溃的火箭耳边轻声说道,短短的一句话却强过千言万语。

火箭也紧紧抱住了索尔。

“谢谢。”
7.
“你那里就你一个人吗?我们该怎么过去找你们。”设备定位到星云在泰坦星,距离地球好几万光年。

“我这里还有个昏倒的人类,穿着一身破旧的盔甲。”

众人的动作停滞了……

“托尼,是托尼,太好了,他还活着!”班纳拨开设备前的众人,“请让我跟他说几句话。”平时极为内敛的他此刻却流下了欣喜的泪水。

史蒂夫还呆滞在原地,当他听到“盔甲”两个字的时候,他就知道那是他的托尼,他还活着,还活着……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倾泻而出,史蒂夫站在众人身后又哭又笑,泪水甚至打湿了胡子。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遇伤心人,未到伤心处而已。

“他昏过去了。”星云不太确定的说,“他伤的严重,虽然我的飞船上有伤药,但并不能完全医好他。”

托尼受重伤的消息给了众人当头一棒,这一个个的消息让他们的心情如同坐上过山车,起起落落。

“我们……”班纳刚想开口,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我们必须快点去救他们,把托尼带回来。”史蒂夫红着眼睛说道。

“队长冷静一点,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以人类的技术,我们到不了那里。”
娜塔莎像用对付浩克的态度,安抚着史蒂夫。

“难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吗,那可是托尼!”

大家对史蒂夫突如其来的爆发震撼到了,这两人不是在冷战吗?

只有娜塔莎了解两人之间的牵绊,反正他们因为对方而冲动不是一次两次了。
8.
“你是谁?把那男人放下!放开我!”星云突然发出了警告话语,显然有什么人出现,而且没有怀着什么好意。

“滋……滋……”设备又一次发出机械的电子声……

屋内死一般的安静,根本不知道那一边发生了什么。
9.
一个绿色但内侧却发着黄色光的圆形光环在屋内出现。

警觉的众人立马亮出武器,除了史蒂夫和索尔。

前一个人还沉浸在浓烈的悲伤中,后一个人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光环,眼中充满着惊喜和……期待?

很快,从光环中走出两个身影,准确来说是三个,还有一人在最高的那人怀里。

“星云?”火箭不确定的问道。

一道闪着雷光的身影光速的来到那个抱着另一个男子的高瘦男人面前,“洛基!”索尔的声音听着凶狠,但他那咧着的嘴角和带着笑意的眼纹暴露出他现在的喜悦。

一道闪电用力的劈开那天空的宁静,也劈醒某个悲伤的男子。

又一阵风刮过……在路线内的人无一例外被撞倒。

“surprise~”洛基噙着一抹笑容,调皮的对索尔眨了眨眼睛。

索尔情不自禁的摸着弟弟的脸庞,微凉的触感证明这一切是真实的……

“你这个小骗子。”
“你应该也不意外了。”
“但我还是惊喜。”

就在索尔和洛基温柔对视,并且想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的时候。一只手从中插入……两兄弟同时转头,就看到史蒂夫正痴痴地望着洛基怀中的男人。

“可以先把托尼还给我吗?”语气小心翼翼。

洛基挑了挑好看的眉。
“这颗猕猴桃是之前那个美国甜心吗?”

……

这时众人才意识到那男人是洛基。
“你不是死了吗?”
火箭走过来戳了戳洛基的大腿。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我一会再慢慢解释。现在先拯救这只蝼蚁比较重要。”

某只名叫托尼的蝼蚁已经以被史蒂夫公主抱的姿势送去治疗了……

“好了,兔子,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众人:所以,阿斯加德是把浣熊取名为兔子的吗?
10.
其实在听索尔说洛基为了他,为了阿斯加德牺牲生命时,那反派身份就被扒了一半,这次他把托尼他们救回来,就相当于洗白了。

“我哪里有那么傻跑上去送死,我花了接近一半的神力隐藏自己,也是我把你扔在他们飞船上的。”洛基看着他的傻哥哥继续说道,“我和那个二流法师一样也预算过事情的发展,他负责保全宝石,我则保命,毕竟我的力量、对灭霸的了解和对宝石的熟悉都能帮上忙。没想到只有我完成任务。”

而索尔惊讶于洛基竟然跟奇异博士有联系,“你从没跟我说过这个,我以为你不喜欢他。”

“作为一个二流法师,他的能力还可以。”洛基不想承认他对奇异和托尼的好感高于大多数中庭蝼蚁。

“所以我尾随你也上了飞船,为了恢复神力,我一直在静坐,你们刚刚联系到斯塔克,我才现身。没想到那女人一看到我就给了我一巴掌。”

洛基狠狠的瞪了一眼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不作声的星云。

星云对“救命恩人”也没什么好脸色,撇撇嘴转过头去。

……

大家散了后,索尔和洛基才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我说过‘I’am here’ 我就会一直在你身边。”
“小骗子,你还好意思说…..”
“now give me a kiss.”洛基像几年前在登基大典时对索尔开的玩笑一样,他等待着哥哥再一次说出“stop”
没想到索尔低头咬着他的耳垂,深情的说:“yes.”

之后,他们交换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美好的吻。

……
11.
托尼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期间都是史蒂夫一直在照顾,说什么也不肯离身。

“彼得,No,都怪我,怪我……”突然,托尼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浑身抽动,不停的冒着冷汗,表情痛苦。

史蒂夫抱住床上的男人,比自己做噩梦还要心疼。

他用眼睛仔细描摹着男子的脸庞,他知道托尼再一次把责任扛在自己身上。

史蒂夫从星云口中得知待托尼如同父亲的男孩也死在这场战役,那个能给托尼带来笑容的孩子,史蒂夫在内心是相当喜欢的。

对于彼得的离去,连素不相识的史蒂夫都觉得伤感,更何况对彼得百般好的托尼。现在的他恨不得自己能替托尼分担一半的痛苦。

那双琥珀般的大眼睛缓缓张开,随即掉入了一片深蓝……

“水……水……”他无意识的嘟囔着。

史蒂夫急忙把托尼扶起来,喂了他几口水。

“托尼,好点了吗?”

清醒过来的托尼,看到那张自己陌生又熟悉的脸庞,两年并没有磨灭掉什么,起码对托尼来说是这样。

“如果是在以前,我会请你立马出去。但现在……”托尼虚弱的笑了笑,“我很开心你还活着,Steve。”

史蒂夫看到托尼强装欢笑的样子,嘴巴张了张,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类似“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要向前看”的愚蠢的话才不可能起到什么安慰效果。

“together”
“什么?”
“托尼,我很开心看到你还活着。我知道你失去什么,你在自责什么,对不起,我没能陪在你身边……接下来的路,我们一起,好吗?”
“哈哈,Steve,你在说什么笑话?”托尼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
“我们已经分裂了,再没有什么复仇者,你知不知道!”最后,托尼还是大吼着,带着他的伤心和委屈,一起倾泻出来。

“home”

史蒂夫弯下腰抱住那个脆弱的小胡子男人。

“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在我刚来到这个世界,我失去了一切,而你给了我一个家……

托尼一时愣住,他不知道该作出什么反应。

“由于你这次主动提出回来的,那就得交房费。”最终托尼给了史蒂夫一个轻轻的回抱,当作是默认。

“在此之前,你先把胡子剃了。”

史蒂夫:……
12.
“彼得走了,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当初我去彼得家找他,说不定他还是皇后区的好邻居,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了。”
托尼对史蒂夫向来坦诚相见,他愿意把内心的痛苦说给他听。无论两人是不是敌对。
“按你这么说,我也有责任,如果当初我们不打那一架,你也不用寻找新的复仇者。”史蒂夫认真的说,仿佛在讨论类似“白宫应不应该移址”这种严肃的问题。
距离黑色的那一天已经三个月了,托尼恢复的很好,要不然他们现在也不能待在天台上吹风。

“那么说我们真的是两个大混蛋。”
“确实如此。”

……

“你说我们真的能救活他们吗?”

“一定可以的,有蚁人、惊奇队长、洛基和你,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托尼偏头想了想,嗯,确实没有。

“别忘了你自己,老冰棍。”

“together?”

“together!”




评论(3)

热度(186)

  1. 揣手手的貓国旻嘉我儿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