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盾铁】【戚顾】《爱,怎样都不晚》

复联三后,戚顾解开托尼心结
ooc属于我
这个脑洞缘于我昨天回顾戚顾的《边城荒月》
我最爱的两对cp,怎样都要让他们见面!
———正文分割线_———————
1.
“嘿,你们星球的人都这么【古代】的吗?还是说你们就喜欢用琴声交流?”

青衣男子仍低着头,一头卷发铺散开来,他快速的拨弄着琴弦,一曲进入尾声,流转于空气中的琴声似乎也染上几分凌厉。

“至少也给个反应吧?我一觉醒来就在你这。估计你也挺纳闷,相信我,不久之前我还在外星上跟人打架。”托尼摸了摸腹部被包扎好的伤口,想来这男的也没有真的不管自己,“如你所见,我输了,我们都是。”他张了张嘴巴,想起最后彼得化成灰的样子,心脏仿佛一下被人揪住,没有详细说下去。“至于我是怎么来到你这个星球的,抱歉,我也不知道。”

一曲终了,青衣男子这才抬起头审视着眼前的男人,一双似鹰眼般锐利的美目不停在托尼身上打转,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你这个胡人说出来的话倒比我这个疯子还痴上三分。”男子的声音清俊,与他修长的身姿极为贴近,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

“胡人?这是你们星球对地球人的称呼吗?”托尼嘴角抖了抖,这一切好像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此时的托尼还不知道自己被卷入了时空裂缝来到一个架空的世界,在那里没有超级英雄,没有外星侵略,有的只是青山绿水和仗剑天涯。这个世界的主角们生活在中国历史上的宋朝时期,托尼穿越的时间点正值他们被一把名叫“逆水寒”的宝剑弄的两败俱伤,还扯出一段谋权篡位的阴谋。

眼前的男子便是在逆水寒一案中,千里追杀“九现神龙戚少商”却最终惨败的一方,人称“玉面罗煞”的顾惜朝。

至于他们是怎么能够跨语言交流的仍不得而知,想来和时空裂缝脱不了干系。

“我的衣服呢?还有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托尼那藏有纳米技术的外衣被一身白色长袍取代,那可是他唯一可能使用的武器。

“扔下山去了,你当时那一身的血水我才懒得给你洗,扔了一了百了。”

自称无所不晓的顾惜朝在面对躺在自己竹屋门口,一身奇装异服的男人时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这种服饰和装束他从未在哪一个国度中见过,并且就算是胡人也不会穿的如此......露骨,衣服怎么可以紧紧贴在身上?真是有损风俗。

“你怎么敢!”托尼此时挣扎着要起身,那可是自己的盔甲!

顾惜朝施展轻功从琴前一跃而起,用手按压住托尼的胸膛,阻止他的下一步动作。

“我顾惜朝要么不救人,要么就得完全医好,我不管你来大宋有什么目的,从你被人追杀的情况看,显然你的麻烦不小,所以请你乖乖听我的规矩,伤好了,就给我离开,别给我惹麻烦。”他俯下身来,在托尼耳边阴森森的说道,如墨的卷发扫过脖颈,躺在床上的人瞬间停止挣扎。

顾惜朝这才满意的站起来,含笑的看着托尼,“那么,现在你准备好自曝家门了吗?”

“我可以坐起来说话吗?放心,我不会再做傻事。”托尼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深怕自己哪个动作又惹恼眼前这个脾气古怪却长的异常美艳的男子。

这个星球的人会飞,这是托尼从顾惜朝身上获得的第一个情报。

“......我们在泰坦上跟灭霸干了一架......我的盔甲......然后,我就到你这里了。”

顾惜朝:“......”

“你现在看我就像在看一个傻子。”托尼无奈的捂脸,上帝啊,为什么要把自己扔在这么一个星球。

“你的伤口问题还小,更严重的是你的脑子出了问题......不行,我得去给你配加几副药。”青衣男子嘴中念念有词,看起来头脑也不怎么清晰。好像救他只是一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等等,古怪的医生,不要把我关进精神病院,好吧,假设你的竹屋里有这个。我是说,我可以给出证据证明我的身份。”托尼有自信一旦他向其他人展现先进的技术,没有人会再怀疑他口中的世界。

托尼一把抓住那人衣服的后摆,他不能就这么离开。

“哦~”顾惜朝好像又清醒一些,转而饶有趣味的看着快把胡子翘上天的男人,“怎么证明?”

“我需要一些无线电和任何与机械有关的东西。”

顾惜朝扁了扁嘴,状似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我只有这些,除了我的小斧和古琴,其他你随意,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耍我......”

托尼咽下口水,为什么有人可以这么温柔的说出这种令人恐惧的话,这个叫“顾惜朝”的男人真的不是娜塔莎或洛基假扮来骗自己的吗?

“一间旧竹屋,几具有年代感的木质用品,一盆花草和挂在墙上的古琴。”不得不说这布置的简陋又不失韵味。

但托尼此时却是欲哭无泪,他感觉越来越不对劲,这里的环境与地球太过相似了,无论是屋内的隐含人类审美的装饰还是窗外的绿水青山、蓝天白云。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没有任何科技的痕迹,鸡鸣当闹钟,木材当燃料......仿佛回到远古时期。拜托,这可是二十一世纪,被高科技占领的时代!

托尼恢复到能下床活动已经是几个星期后的事情,没有网络的帮助,托尼的脑中只有数据而没法把它变成现实的东西。他甚至找不到一个能代替螺丝刀的物品。

而托尼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被顾惜朝收藏的各类书籍所消灭。不去管他为何能无障碍的阅读,单是书籍上记载的年份、朝代就会让他崩溃。他这压根就不是来到其他星球,而是来到古代的中国。

顾惜朝躺在木椅上,一边晒着阳光,一边打量着从书屋里出来到现在一直蹲在厨房角落的托尼,他现在整个人像被蒙上一层黑灰,没有刚见面的光彩。

而顾惜朝不想看到这样的他。

他紧蹙着眉头,二话不说的走过去把角落里的托尼拉了出来。

“算了,我不吓唬你,就算你没能做到当初的承诺,我也不会杀你。”

托尼听着男子硬邦邦的安慰,有些哭笑不得,他们之间明明无亲无故,不知道顾惜朝为什么要救他,还顺带让他留下来养伤。

“有惑必究”是作为一名科学家的良好品质,再加上托尼向来心直口快,借着这气氛,他索性把心中的疑问一股脑说了出来,包括为什么顾惜朝会一个人守着这间竹屋。

顾惜朝眯了眯眼睛,但这已经唬不了眼前的男人,他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奇怪,明明以往这么做,他们早就吓得逃走了。”顾惜朝轻声嘟囔了几句,尝试几次开口无果后,最终选择和托尼大眼瞪小眼。

“好吧,我投降。你什么时候想说再来找我。”说完便起身欲离开。

“是晚晴让我救你的。”顾惜朝忙出声留住眼前的男人。

“晚晴?”听起来倒像一个女子的名字,“我在你这里可没有见到什么女人。”

“有的,她平时不怎么出现,只有在有人受伤的时候她才会让我救人。她.....是我的妻子。”顾惜朝提起自己的妻子,虽然语气中有敬重,但还是掩盖不了那股陌生。

“妻子?”托尼和顾惜朝四目相对,他从那人眼中看到和自己一样的痛苦。

“是我害死她的.....虽然我不记得她,但那人始终是我的妻子,我无法拒绝她的请求。”顾惜朝抱住头,断断续续的说着。

托尼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位医生的情绪不怎么稳定,清醒时会威胁自己,恍惚时会关心自己,糊涂时则会害自己心疼他。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知道是这位好心的女士让你救我了。”托尼用手圈住男子的肩膀,把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不完全是。”顾惜朝的疯病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挣脱出托尼的怀抱,“我救你,只是因为我想救你,晚晴她只是恰巧出声而已。” 他从怀里摸出药瓶,从中倒出两颗药,吞了下去。

“我可以问为什么吗?”托尼对男子的反复无常已经见怪不怪了。

“因为......我不知道,那时候你躺在地上,表情很痛苦,但不是因为伤口,你好像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我偶尔也会这样,梦中我只能看见数不尽的尸骨和索命的冤魂,但一旦醒来我却想不起来一切是因为什么。”顾惜朝望着托尼,脸上带着浓浓的悲伤,“我救了你就像是在救我自己。”

托尼知道顾惜朝口中那个恐怖是因为什么,纽约上空的虫洞、奥创、灭霸......彼得。

他逃也似得离开了,“我去做饭!” 托尼前脚刚踏进厨房门就被人一把揪住往后面一扔。

“再看到你进厨房,我就把你的脚砍下来。”顾惜朝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连头发都显得比平时卷了些。

托尼刚能下床走动就吵着要替顾惜朝做一顿大餐当作照顾他的谢礼。

想到那坨黑乎乎的食物和被炸掉的厨房......这份“谢礼”怪自己无福消受。

“嘭!”看着顾惜朝狠狠的关上厨房门,托尼忍不住捂着肚子笑出声来,这位医生倒不是一般的可爱。如果回不去了......呆在他这里恐怕也不会无聊。

托尼放肆的笑声显然刺激了在厨房里忙活的男人,“傻子!去砍一些柴火过来!”

“遵命!”托尼没个正形的在原地敬了个军礼

托尼挥动着手中的斧头,身上的白色布袍沾上一些木头碎屑,他脑补着顾惜朝跳脚的样子,再一次笑出声来。
2.
托尼和顾惜朝正式开始了不怎么和谐的同居生活。

毕竟顾惜朝即便在托尼伤好的完全后也没提起让他离开的事情,而在大宋举目无亲的托尼巴不得他能继续留下来。虽然生活鸡飞狗跳,但也不失有趣。他们也一天天变得越来越熟悉。

......

“傻子,跟我去取药材。”顾惜朝背上药箱,对在屋外空地中忙活的托尼喊道。

在这一个月内,托尼已经习惯由机械学家变为木匠、书童、跑腿的等兼具各种工作的身份。

“好的,我这就来。还有.....你这个疯子,再叫我傻子试试看!”托尼放下砍刀,擦去额间的热汗,这些日子没有咖啡和甜甜圈的供养,他整个人精瘦了不少。

顾惜朝慢慢也接受托尼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言辞,毕竟那个人和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不同,提起大宋皇帝非但毫无尊敬不说,听完自己讲他和名妓的各种荒唐事,他还会损上几句。真是......对极自己的胃口,如果说自己是个疯子,那么他就是个不择不扣的傻子。

“你来不来,不来我就走了。”顾惜朝不理会身后的人,转身往门外走去。

托尼带着讨好的笑容跟了上去,毕竟这里看似安全无害,实则被顾惜朝设下不少狠毒的机关,他想要出门还得仰仗这位小祖宗。

顾惜朝发病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数的时间他还保持着清醒,偶尔出了问题,托尼也会第一时间喂他吃药。

“我的仇敌实在太多,不这样你我活不了几天。”顾惜朝是以摊开手的姿势辩解着,看起来并不怎么无辜。

果然失去记忆的顾惜朝还是顾惜朝,托尼虽然没有见过玉面罗煞的风姿,但他肯定这一观点。

等到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吵闹闹的回到竹屋时,却发现外面多了一匹白马,马的旁边还有几箱物什。

托尼下意识的挡在顾惜朝面前,这恐怕是哪个仇敌找上门了。顾惜朝低头望着托尼的后脑勺,不太优雅的翻了个白眼,他不会承认自己因为那人一个小小的举动就被感动到。

“放心,是一个故人。”顾惜朝抬脚绕过呆滞在原地的托尼,往屋内走去。

反应过来的托尼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个傻子。”就顾惜朝那功夫还需要你救,“故人?指的是谁?” 他忙小跑着追了上去,想一睹这位故人的真颜。

“大当家的,别来无恙?”

一人青衣卷发,书生气十足,一人白衣加身,虽然穿着印有官服标志的衣服,还是遮盖不了那身江湖气。

两人相对而立,气息相互缠绕着。

“一个月没见,你的气色好了许多。”戚少商留了胡子,显得更加稳重,看着顾惜朝的眼神里仿佛隐藏着更深的情感。

托尼看两人这等架势,不敢轻举妄动。此情此景又是让他感觉何等熟悉,托尼不可避免的想到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他们有一段时间也是这样针锋相对着,后面他们就狠狠的吻到一起。最后一次,还是在西伯利亚的暴雪中......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感到无措吗?

托尼一想到史蒂夫,心中那道隐藏极深的伤口又疼了起来。

“这位兄弟是?”戚少商很快注意到他的存在,顾惜朝借此后退了几步和他拉开距离。

“我在胡人那收来的徒弟。”顾惜朝冲托尼眨了眨眼。

你......我忍!托尼顺着顾惜朝找的借口乖乖的连点了几下头。

“惜朝,你是越来越不会撒谎了。”男人爽朗的笑声在屋内环绕,托尼一瞬间就喜欢上这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男人。

顾惜朝被气红了脸,神哭小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在他手上。

“别别,我开玩笑的。我信你,能让你放心留在身边的肯定不是什么坏人。”戚少商握住那人的双手,出声轻哄道。

顾惜朝对这种暧昧的举动像是已经习惯了,只是挑了挑眉,“你不怕我找个恶人密谋办些坏事吗?”

托尼盯着两个人相握的手,他曾经轻轻摸了一下可就差点小命不保。

“你不会的。”戚少商语气肯定。

“哼。”顾惜朝冷笑一声,不以为意。

“在下戚少商,敢问兄台大名。”戚少商跨步走到托尼面前。

“托尼·斯塔克,你叫我托尼就好了。”

“好的,托......托尼。”好吧,这对中原人来说确实有些拗口。

“原来你就是顾惜朝常跟我提起的九现神龙?”托尼好奇的打量着,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神通广大嘛。

“哦~你经常提起我?”

“别听这个傻子瞎说,我才不会在意你的死活,反正你也不会在这里呆多久!”
顾惜朝瞪了托尼一眼,又冲着戚少商开火。

“这次,我不走了。”戚少商拉过顾惜朝刮了刮他挺翘的鼻,“我这身官服穿的够久了。我也不想再逃避什么。”

......

“先准备饭菜吧......”顾惜朝慌乱的逃进厨房。

这还是托尼第一次见到顾惜朝在清醒的时候流露出这种模样。

他和戚少商......有趣。
3.
三人在月空下喝酒吃菜,顾惜朝酿的好酒被全部搬了出来,托尼对这种泛青的酒爱不释手,平时顾惜朝也只肯让他偷尝几口,但戚少商一来,就是一碗碗的往下灌。

“真是见色忘友。”托尼咬着牙暗暗骂道。

顾惜朝是出了名的空有酒胆没有酒量,没过几轮就趴在桌子不醒人事。

戚少商将自己的长袍脱下,披在那人身上。

“你喜欢他。”托尼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没错。”戚大侠在感情上也是坦坦荡荡。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离开?留他一人在这深山里。”托尼又喝了口酒,熏红的脸颊说明他此时有些上头了。

“我,我们之间太过复杂,当初我把他安置在这,也是为了保护他,但后面我发现我对他的感情越来越不对劲......”

“所以你就逃了。”

戚少商羞愧的低下头去,没有反驳,“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你不会明白。”

“你不告诉我,怎么知道我不明白!”托尼耍酒疯似的抓住男人的衣领,“他是我朋友。”

戚少商望着托尼,托尼也毫不示弱的望了回去。

最终还是托尼赢了。

戚少商狠灌一口酒,开始讲述他和顾惜朝这漫长的往事。而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在一旁安静的睡着,呼吸平稳。

“他们都说惜朝是一个【疯子】......”

“他不是疯子,说他是疯子的人才是疯子。”托尼气急的打断了他,胸口上下起伏着,他发誓自己不会再叫那人“疯子”,并为之前的打趣而后悔。

浩克、他自己,还有其他超级英雄在一些人的眼里与那些怪物没有区别,这一切只因为他们比一般人更加优秀。

“我也和你说过一样的话,现在我明白惜朝为什么能接受你了。”

“彼此彼此。”

两人望了一眼趴在桌子的男人,确定他没有醒来的迹象,戚少商才把故事又继续往下叙述着,这一次托尼没有再中途打断。

听完整个故事的托尼没有第一时间发表评论,站在客观的角度,惜朝确实做了许多令人难以原谅的事情。但哪一个朝代的更替没有流血牺牲,只不过那人位于失败的一方,这一切就被归为单纯的嗜血成性而已。当然这一些他不会在戚少商面前说出来。在主观上,他还是更加偏向顾惜朝,那人失去记忆后从来没想过谋财害命就说明他本质并不坏。

所以,他很巧妙的把话题转移到其他地方。

“你忘得了和惜朝之间的深仇大恨吗?”

“忘不了也不敢忘。”戚少商表情凝重,酒精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内心理智的部分。

“可是,你还爱他甚至为了他放弃你的一切。”托尼喃喃道,真的可以吗?隔着如此多的障碍,还能不顾一切的在一起?

“对。我逃避过,试图改变过,但都起不到任何的效果。我戚少商这辈子算是栽在他顾惜朝的身上了。所以,我放弃抵抗选择回到他的身边,大不了相互折磨。”戚少商笑出一口大白牙,“前半辈子我都在保卫国家,甚至因此错过心爱的女人。这一次,我不会再被过去束缚,我想带他离开这里。”

“离开?”

“现在的朝廷昏庸无道,这说明惜朝他当初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大宋大势已去。我想带他再创立山寨,凭他的智谋和我的武力,也能除去不少想来践踏我们领土和人民的外敌。”

托尼真心为这个人折服,他是一个英雄,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也能感受到惜朝不甘心被困在这里,如果真的是这样,倒能成就一番美谈。

“你呢,愿意把你的故事分享给我吗?”戚少商看人很准,眼前的男人并不简单。

戚少商圆圆的脸蛋、圆圆的眼睛让他显得憨厚又可靠,今晚感慨良多的托尼也借着酒精把心中的苦闷倾倒出来。

“......那个电话我都没有拨通......”

托尼觉得自己对史蒂夫的想念越来越深,他们之间的误会相比戚、顾二人间的血海深仇有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呢?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戚少商并不理解托尼口中的世界,但他选择相信,选择理解。

“并不晚,只要你想见到他,只要你们还相爱,没有什么能阻拦你们。”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顾惜朝来到戚少商身边,两人双手紧握。

“托尼......托尼......”

谁,谁在叫他?

顾惜朝不舍又含着祝福的望着他,“去吧。”

......

托尼看到史蒂夫焦急的脸,他什么时候留的胡子?手不受控制的抚摸上去。在史蒂夫抱住他的那一瞬间,两人一同痛哭着,什么误会,什么障碍都不复存在。

幸好他们都还活着,这一切并不算晚。

(END)

相比戚顾,盾铁那阻碍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