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盾铁】(时空旅行)两面盾

人物ooc
内设鹰眼没结婚
(一)
“咕噜咕噜”将上好的威士忌倒入酒杯,托尼身子半靠在柜台,偏着头又开始想着怎么才能让复仇者入住大厦。

彼时纽约大战刚刚结束,整个城市还处在休整中,人们对外星人的到来和复仇者的出现兴奋不已。

在强大的资金、技术的支持下,破坏严重的Stark大厦很快就装修完毕,又因为联盟的建立,托尼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做些什么,于是在原先的设计图纸上删了一层研发部,改为休息室,备有几间客房、游戏室和会客厅。

会的客基本上就是神盾那些家伙,这样他们来找复仇者帮忙的时候也好有个安全的空间进行交谈。

贾维斯贴心的根据每个人的资料进行房间的具体装饰,力求让每一位入住的复仇者满意。

终于一切都准备完毕。

托尼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纽约,这座城市很快又会如初,但......

他抿着嘴,想起将导弹送入虫洞的那一刻,他看到......看到的那些恐怖的外星科技,而地球就在它的下面,显得如此脆弱。

“A”字的金属雕牌跟这座大厦紧紧牵连在一起,即便在落日余晖下也是熠熠生辉。

托尼因为复仇者大厦的建成,心里感到些许安慰。幸好,地球还有复仇者。而自己,也还有这一群好伙计。”

......

但托尼万万没想到的是,大厦是建成了,怎么让这些复仇者入住倒成了一个大问题。

娜塔莎和鹰眼是托尼第一个找的对象。

托尼拿着贾维斯打印好的大厦内部景象找到他们,又因为佩珀说邀请要做的正式一点,所以托尼穿上高级定制的西服,开着骚包的敞篷跑车来到神盾局,还在正门前来了一个旋转四十五度的漂移。可能有钱人眼里的“正式”和“惹眼”是同一回事吧。

事后知道这件事的佩珀为当初自己多嘴提的这句建议感到后悔。

娜塔莎将来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扫视一遍,直到把托尼看得浑身不舒服,才抬手将那几张照片拿过来,匆匆看了几眼,手的动作停滞在某张图片,她略带惊异的抬头望着托尼,几秒过后才把它们递给身后的鹰眼。

“斯塔克,你这是什么意思?”娜塔莎眼中的绿如同她的心思,绿的深沉。

她刚才是看到......她还以为那真是自己的房间,一样的简洁、单色调。但又有些地方不同,比如窗前的那盆小花和墙上那幅蠢爆了的六人合照。这幅照片好像每个人的房间都有,还是纽约大战后,他们去的那家土耳其烤肉店的店家拍下来的。所有人灰头土脸、衣服破烂、但脸上不约而同的微微带着笑容。

“没什么,你知道的,我有一栋大厦,我给它取名【复仇者】,托这个名字的福。”托尼眼睛四处乱瞟,手看似随意的指了一下娜塔莎和鹰眼两人,“你们每个人都有入住这栋大厦的权利,不用感谢我,这是你们应得的。”

鹰眼看完照片,也是颇为不解。“铁罐这是给复仇者造了一个......家?”

他和娜塔莎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说实话,他们竟然有些感动,托尼这个举动恰好说明他信任他们,而对于特工来说,获得别人的信任是相当难得的。但多年的特工生涯,让他们对许多事物充满防备,就算是对弗瑞也是多留了一个心眼,何况是对刚成立的联盟。

大厦、房间、同居、打怪......太美好了,美好到不真实,要知道,他们不属于童话,只属于血淋淋的现实。

鹰眼笑着摇头,“不好意思,斯塔克,我觉得我现在这样就挺好,暂时不想换个地方。”,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交给你了”鹰眼望向娜塔莎的眼神里传达这样的信息,他向来不太会拒绝别人,尤其是他人的好意。

他拍了拍托尼的肩膀,接着走了出去。

娜塔莎往后靠在椅背上,望着桌上的照片,若有所思。

托尼无奈的耸了耸肩,好吧,这不在他预料的范围内,不能责怪他的理所当然,毕竟这可是托尼·斯塔克亲自邀请入住,纽约,甚至全世界有多少人在盼望、祈求。

“那你呢,娜塔莎?没关系,就按你的想法,反正我还有其他小伙伴。”

娜塔莎挑眉轻笑,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那行,我听队长的,如果他入住,我就去。”

这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获得温暖的机会。和普通人一样,娜塔莎莫名觉得美国队长的决定有极大的说服力。说服自己相信这个美好的设想。

“你倒是信任他。”托尼撇嘴,日常生活中跟他联系最少的就是史蒂夫,偏偏那人是个反科技的,说什么习惯“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交谈”,像是天生要跟他作对。

这时两人还未“退而求其次”,当关系越来越亲密的他们发现“视频通话”也算是另一种面对面时,一切都顺其自然。在这之后托尼办公室的全息投影大多用在和史蒂夫聊天上。不过,自从史蒂夫知道他们聊天的费用是每秒几十美金后,就极少使用这个联系方式,转而主动学习起使用手机发信息、打电话,“反科技”彻底了纠正过来。后续采访史蒂夫得知,他那是因为和托尼聊天上瘾了......

但托尼在和娜塔莎立下这个约定时和史蒂夫的关系还不算好,从托尼提起史蒂夫那不甘的语气就可窥视一二。他们的友谊得实打实在每一次任务的执行中积累。

“希望能得到你的好消息,毕竟,这盆花不错。”

......

博士:“托尼,不好意思,我还需要回去处理一些工作......”
托尼(双手叉腰):“没事,你当初是被神盾骗过来的,理解。”

托尼捂住脸,自从索尔带着洛基回到神域自己就没见过他,而且又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能暂且略过。

只剩下......最难对付的—老,冰,棍。

“Mr.Stark?”史蒂夫走出超市,手上提着满满两袋的食物和日用品。

托尼和他的跑车就停在超市门口,引来路人的强烈围观,本人带着黑框墨镜对着相机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史蒂夫望着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愣在原地。

“cap,很吃惊?走吧,收起你的下巴,一会还有你更惊吓的。”托尼绅士的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摆了一个“请”的动作。引来围观女士的阵阵尖叫声。

史蒂夫抱着两大袋东西,逃似得缩进跑车里,健硕的肌肉随着动作一收一放,性感极了。托尼对着那浑圆挺翘的屁股吹了个口哨。

“女士们,我知道你们爱极了这个。”他还不忘往人群里眨眨眼,调皮的紧。

“托尼!”女士们撕心裂肺的【yes!】让面皮薄的史蒂夫羞红了脸。

“OK。”托尼关上车门,坐上驾驶座,启动,出发,一气呵成。

史蒂夫瞟了托尼几眼,吞了吞口水,他心里有疑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怕自己又说错话惹斯塔克生气。

“宝贝,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托尼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其实已经一团乱麻,握着方向盘的手掌微微出汗。

被人揭穿的史蒂夫索性盯着托尼的侧脸,“你来找我干什么?是神盾还是联盟出了问题?”

“怎么?除了这种事情我就不能来找你了?”托尼嘟着嘴,一脸无辜。

“你确实没来找过我。”

“......咳咳,万事都有第一次”托尼摸摸鼻子,好吧,这确实是事实。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托尼不知道自己开到哪个地方,他现在只能保证不把两人开往悬崖。我的天,该怎么开口?“史蒂夫,你来和我一起住吧?”...... 啊!说不出口。

“你打开车头那个小柜子。”托尼抬着下巴指明方向。

史蒂夫不疑有他的打开,发现里面只有一叠相片。

“这个是?”史蒂夫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低头一张张仔细的看着。

这次换成托尼一次又一次往史蒂夫那里偷瞟。

空气中弥漫的沉默让人燥热起来。

“所以,cap,你的想法怎样?这只是你个人的决定,我没有强求。”

史蒂夫抬起头来,那双湛蓝的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吓得托尼差点把刹车当成油门。

“托尼,我真的,真的,太感谢你了。你竟然为我们做了这么多......”

“没事,举手之劳,哈哈。”托尼尴尬的笑着,从小到大没人教过他应该怎么面对一个情真意切的美国队长,是个人都会慌乱好不好?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便是无声的沉默,期间托尼一直克制自己望着前方,而史蒂夫就一直侧过身望着托尼。

“额.....那你这是同意了?”

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但史蒂夫给生生给咽了下去,他最近调查到神盾局与九头蛇的一些东西,如果这时候搬家会不会暴露行动,并且把危险带到复仇者大厦,带到......这个人的身边?

对于“斯塔克”,他一直有种复杂的情感,一方面他是好友的儿子,另一方面他却是自己的长辈,单从年龄和经历上说。但性格上,斯塔克的不服从命令、危险的行动、直接的话语,让他忍不住因为霍华德的关系,以一种长辈的姿态教导他。所以,矛盾就此而发。

直到今天,他才比较客观的观察这个男人,看到他的善良、细心...... 史蒂夫蹙着眉头,出于理性,他应该拒绝,但出于感性,他只想立马答应。

“对不起,托尼。”史蒂夫咬咬牙,还是选择把照片放回原位,他不能这么自私。

“什么意思?所以你告诉我你很感动,很喜欢,但是,拒绝?”托尼有些受伤的说,嘴角耷拉下来。

“我......我有些事情需要解决。”

“行了。”托尼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要不是因为你是美国队长,就凭你刚才的行为我会以为你在耍我。不过,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不用和我解释那么多。”

史蒂夫知道托尼这是生气了,他感觉的到。

“托尼,明天你有空吗?”

话题一下跳转的这么快,即生气又郁闷的托尼有些反应不过来,“有啊?怎么了?”

“明天你来我家,我给你做饭。”史蒂夫拍拍怀里的纸袋,“好不好?就当作赔罪?”

望着那人殷切的眼神,托尼当然没法拒绝,其实也没多大事,不就是把大厦空了一层吗?

“赔罪就算了,算......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吧。”他故意说的暧昧。

那一天,史蒂夫给托尼做了一桌子好菜,还为托尼画了一幅画像。

过了一段时间,托尼还是不怎么甘心计划就这么泡汤,而这一次他打算从索尔那边入手,这才有如今“半夜倚酒柜”这一幕。

(二)
托尼喝着酒转过身去,看到黑暗中立着个人,比他高大一点。

酒杯掉到地上,威士忌连着冰块淋了他一身,凉飕飕的触感加上这见鬼的情节,托尼下意识的捂住心脏,紧闭着嘴。那人一步一步的走进,反应过来的托尼摸出柜台上启动Mark7的手环,快速的套在手腕上。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你要是再往前走加一步,下一秒我就能把你轰出去,以不太优雅的姿势,我没在开玩笑。”如果忽略颤抖的声音,这种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小斯塔克,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吗?”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调。

等等,这不是我的声音吗?所以说!

那人终于走到灯光照射到的范围,发白的头发和胡须,印有神盾局标志的外套,除了这些,眼前的人就是托尼老化十几年的版本,特别是那双蜜糖色的大眼睛,始终炯炯有神。

“原来是你这个骗子!亏我找了你这么久!你倒自己找上门来!”托尼气愤的一脸狰狞,瞬间启动了装甲。

“等等,听我解释!”另一个托尼也拔出腰间的枪,仅作防御。

装甲从室内飞了出来,很快整合完毕,托尼把手掌的冲击炮对准那个不速之客。

他刚从工作间出来,身上只穿了一件沾满机油的黑色背心和同样不太干净的牛仔裤。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两个托尼一见面就剑拔弩张,气氛一时相当尴尬。

背后的贾维斯在检查了另一个版本的托尼,证明他的真身后,也不知道应该帮助谁,但出于最高法则,他不能让两个托尼自相残杀。

“两个sir,我想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需要一个平和的交谈。”

令人怀念的英伦腔,斯塔克红了眼眶,“很开心能听到你的声音,我的老伙伴。”

“这是我的荣幸,sir。”

看不下去一人一AI的一唱一和,托尼大吼一声:“是你害死我爸妈!”

空气一时凝固,过了一会,斯塔克才开口,声音暗哑,提起霍华德和玛丽亚,他的身上也弥漫着一层悲伤。

“对不起,我以为,我以为我可以改变这一切。”

对一切一无所知,只知道托尼父母是意外去世的贾维斯聪明的没有开口,由他们两个解决。

“当初是你说这样他们就能活着,可是他们还是死了......”看着斯塔克悲伤的样子,托尼红着眼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手放下了。

斯塔克手里的枪也掉到地上。

某一年的圣诞节前夕,发明了穿越时空机器的斯塔克拿自己做实验,他想自己人生中最想要改变的事情,无疑是父母的离开。

但改变事件的直接发生可能会产生极其严重的后果,所以托尼只能回到事件发生前的一个星期,找到当时的托尼。极为相似的外貌和带去的高科技极其容易的获取了青少年时期的自己的信任。

斯塔克向他讲述了父母的死因并嘱咐他圣诞节那天无论使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留下他们。一脸迷茫的托尼傻傻的点了点头。后面圣诞节那天,霍华德夫妇喝下儿子递过来的掺了安眠药的果汁,平安无事的在家睡了一整天。但好景不长,霍华德夫妇在一个月后仍然逃不过命运的安排,同样死在一场交通意外中。唯一的安慰是,这次是真的意外,没有牵扯到九头蛇。

托尼悲愤交加,他认为是那个人骗了自己,或许自己的行为才是父母离世的真正理由。为此,他饱受煎熬,除了佩珀、罗迪,他不敢交付友情,爱情更不必说,他向来只有女伴,没有女友。而这一切,只因为那个来自未来的自己!

斯塔克和托尼以极为相似的姿势瘫在沙发上。

“没看见你之前我恨透了你,但重新见到你,我发现或许这些年我只是需要一个恨着的对象,哪怕那个人是未来的我......”

“要不然你会崩溃。”

两人对视着,看着自己的脸,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对方的人,

“说吧,你来找我肯定不是因为想我。这次又想让我做什么?不怕跟上次一样,只是无用功吗?”托尼叹了口气,他知道以自己固执的个性,相当有可能会一错再错。

“这次我不是让你做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

“嗯?”托尼坐了起来,面对斯塔克的不舒服感在渐渐消失。

......2028......

来自未来的斯塔克在经历第一次改变过去的失败后,担心继续使用会产生给加不同的结局,打乱整个时间线,所以将时空机器封锁起来。

那时,失去一半人口的宇宙开始正式运转起来,达到这个程度耗费了十年的适应期,而托尼也正式当上神盾局局长。

如今,初代复仇者只剩下他、索尔和鹰眼三人。十年后,鹰眼彻底隐藏身份,连托尼都再找不到他,而索尔早在放逐灭霸后,带着他仅剩一半的子民到另一个星球定居。只有地球出现极其强大的敌人,复仇者们应付不过来时,托尼才会联系雷神前来帮忙。

托尼坐在这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被孤独包围着。

放逐灭霸,消耗地球又一批的战力,其中便包括主战力的绿巨人浩克和美国队长......史蒂夫。

而就在最近,斯塔克在整理生日收到的复仇者们赠送的礼物时,他发现一个隐藏极深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他再一次的利用时空机器,回到了过去。

......

“什么话?有关谁的?”托尼好奇自己竟然会为了传达一句话,来穿越时空?

“史蒂夫。”

斯塔克的回答让托尼感到离奇,虽然他和cap的关系有变好的迹象,但也不至于为了他做到这种程度吧?

“他,对你很重要?”

“嗯,很重要,甚于我的生命。”

“嘶~”望着斯塔克的三分感慨,七分深情,托尼不禁倒抽冷气。

“你和史蒂夫?”托尼选用第二人称,下意识把自己区别于喜欢上史蒂夫的斯塔克,毕竟他现在还自诩直男。

“不,我们没在一起。”

“所以,你回来是为了改变这件事?”

“我不是想改变,我只是不想留遗憾。”

“那这不就是改变吗?”

......斯塔克和托尼同时翻了个白眼。

“我跟你说的话,就算你照做了,也不代表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们之间还是有可能会因为法案在此发生内战,还有可能会一方牺牲,一方独活。但......起码不会留有遗憾。

“在未来,他对你很重要吗?”

“是,我爱他。”心里面得出的答案和当面听到的肯定回答效果还是不同的,后者震撼的多。

但,那个人除了死板、爱教训人外,金发大胸、有责任感、贴心好男人、做的一手好菜、还会画画......会喜欢上他,好像并不那么难以置信。

“他喜欢你吗?”

斯塔克点点头,笑的牵强。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托尼望着来自未来的自己,想着到底要不要相信、帮助他改变原本的历史。

“那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你只需要记得我一句话【凡事不要只看表面,真正重要的在内里,而这只需要你转一转】”

“【转一转】?指什么?脑子?”

斯塔克一脸神秘,“对象是有关史蒂夫的所有东西,我只能说到这里。”

“我凭什么答应你。”

......

“确实没有什么,可能......只有你的相信吧。”斯塔克这一句说的很轻。

托尼望着沙发上略显疲态的男人,那双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眼睛,和自己一样的灵魂到底承受着什么?如果说,自己能给他带来一丝安慰的话......

“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答应你了。反正后果你也要负责。”

“谢谢你。”

斯塔克站了起来,“我离开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未来又发生什么事。我想,我得回去了。”

托尼跟着站了起来,“走之前我想问你三个问题,当作报酬。”

斯塔克把手并在身后,笑了笑,“你比以前精明,还知道拿报酬?好吧,你说。”

“第一,你为什么比我高?”

两人虽然面对面站着,但斯塔克明显比托尼高了几公分。

......

斯塔克转身欲走,但看着托尼戏谑的表情,忍了忍,回答道:“未来有种技术,增高的比看起来要高,灵感来自视觉艺术。”

托尼憋笑,取笑自己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

“第二个,为什么,”托尼指着胸前发亮的反应堆,“你怎么没有这个了?”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即是幸运也是不幸。”

“好吧,那第三个问题,”托尼试探的问道,“复仇者们有住进我为他们建的房间吗?”

斯塔克愣在原地,他都快忘了自己做过这种傻事。

“没有。”

“没有?”

托尼很想掩盖,但还是盖不住语气里浓浓的失落。

“对不起。”斯塔克不能告诉他,奥创、内战后,就没几个复仇者相信他。而大厦也被他自己卖掉了。

“那我走了。”

“嗯,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

两年后的一天清晨,斯塔克发现自己在一个熟悉的房间中醒来,那是复仇者大厦,他的房间!但又有一些不同,最明显的就是对面墙上,自己的那幅自画像。那是他第一次到史蒂夫家做客,史蒂夫为他画的。

明明这画他留给史蒂夫作收藏了,怎么会在自己的房间?

他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衣柜里两种风格迥异的衣服,两种他都非常熟悉,一种是他的......另一种是......史蒂夫的。

斯塔克不知不觉中已经泪流满面。

卧室里,两个人的水杯,一红一蓝,红色上面刻上“Steve”的花样,而蓝色则刻上“Tony”,两个人的牙刷......

斯塔克急冲冲的跑下楼,摔在地上几次,发出不小的声响。

“嘿,托尼,你在搞什么?醒了就下来。我可不是史蒂夫。”

鹰眼的声音。

斯塔克又哭又笑,他冲到客厅。

鹰眼一个人霸占了长条沙发,抱着一盒爆米花在看电视。

幻视和红女巫坐在双人沙发上,你一口我一口的互喂着葡萄,身边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叫嚷着“爸爸,妈妈,我也要。”

彼得长大了,留了一点胡子,改叫他“托尼”,但笑容还是一如始终的灿烂。

娜塔莎和吧唧刚从门外走过来,两人手挽着手,很是亲密。

......

大家,大家都活着,都活着。

看到斯塔克哭的停不下来,所有人都停下手上的工作,关心的围了上去。

“托尼,你怎么了?”
“对啊,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就好。”
“你跟队长吵架啦?不可能啊,他怎么舍得把你欺负成这个样子。”
“要欺负也是铁罐欺负人家。”
“怎么说话的,托尼就不会受欺负了。”
“我认识他这20年,就没见他被人欺负过。”
“托尼叔叔,谁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去。”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但斯塔克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怎么了?”

穿着粉红卡通图案围裙的史蒂夫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还拿那两盘菜。

大家自动散开,鹰眼和娜塔莎负责捂住两个孩子的眼睛。

斯塔克一步一顿,越走越快,最后整个人扑进史蒂夫怀里。

史蒂夫连忙把菜放在桌上,反手抱回去,“怎么哭了,我昨晚也没做多少......”斯塔克捂住他的嘴巴。

后面传来几人的窃笑声。

“就让我静静地看你一会儿。”

金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是他的,是他的史蒂夫。

客厅里突然播起抒情的音乐。

“贾维斯,干的漂亮。”鹰眼捧场的说道。

“贾维斯?”斯塔克惊喜的望着天花板,和许多他说的“不知市面”的人一样。

“永远为您服务,sir。”贾维斯的声音带着笑。

客厅的那面墙上,挂满了各种照片,有初代六人在烤肉店留下的回忆,有彼得的毕业照,有幻红的结婚照......有他们现在整个大家庭的照片。

“嘿!我带着弟弟回来了!”索尔再一次的拉着弟弟破窗而入,后面还跟着一只浩克。

“索尔!”屋内人不约而同的大喊着。

看来这个未来很吵闹。

.....

在斯塔克走后的两年间,托尼对史蒂夫事事上心,了解的越来越多,毫不意外的,他成功喜欢上史蒂夫。

但史蒂夫对每个人都很好,他渐渐不确定斯塔克口中“史蒂夫爱托尼”的现实是否成立。

两年后,托尼生日那天他收到了史蒂夫的......一面盾。

和史蒂夫的形状一样,连花纹都是取材于星条旗,当然材料是不同的......所以,史蒂夫是觉得自己会喜欢他的周边?好吧,自己是喜欢。

“哎~”托尼把玩着这面看起来极为普通的盾牌,叹了口气。

等等,这盾从侧面看怎么奇怪,好像很厚?

还有这盾牌后面的把手,有些轻微的松动。

“转一转”

不知为何,两年前,斯塔克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就浮现在他的脑海。

托尼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先将把手往内一压,发现前面的盾牌也凸了出来,他往顺时针方向一转,星星盾牌就脱落了。但,里面竟然还有一层盾牌!

怪不得从侧边看那么厚,原来里面暗藏玄机,他翻过正面。

鲜红的底色,正中间一个湛蓝的反应堆,底下的配字:“Tony,I love you.”

托尼望着钢铁侠式盾牌,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完成冲进宴厅中央,那人从里面拉回自己房间的举动了。

之后的告白加另一些配套动作也顺理成章的完成。

托尼高调的宣布与史蒂夫的恋爱关系,搬进了大厦。即便经过斯塔克的否定,他还是没放弃让复仇者住进大厦的希望。

多年的承诺要兑现了,娜塔莎成第二个搬进来的,之后便是班纳、鹰眼,后来的人越来越多,就算没搬进来的,也把大厦当作家,没事就呆在这里。

黑豹的加入,带来了瓦坎达的科技,幻视和贾维斯在苏瑞的技术援助下得以共存。

内战也因为史蒂夫和托尼的结合成功规避。

灭霸的阴谋也在复联众人的一直努力下破灭。

......

史蒂夫的那面盾被收在斯塔克的个人博物馆里。

(END)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