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旻嘉我儿子

we only live one!为王嘉尔打天下!

【国旻】你记起来了吗?

人类国*鬼魂旻?
cp:国旻(95、后面有菠萝果,兼友情向),本文1v1
结局he
(学校停网产物,保证售后但时间不定[允悲])
为原耽的脑洞

(一)
我死了,自杀。

脚踩着湿漉漉的土地,我独自一人站在岸上,望着湖面上的倒影,一团黑色掩盖着脸庞。

我看不清自己的神情,也许有难过,但更多的应该是冷漠。

“不想活了。” 当时的我,迷迷瞪瞪的蹦出这个想法,很快,我的身体就应和、叫嚣着,“对啊,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倒不如跳下去,一了百了。” 细微的声音从每一个角落涌来,似有若无,却又难以躲避,让人痛苦万分。

我捂着耳朵,蹲了下来,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有着锋利的边缘,在我的耳后划出一道血痕,刺痛反倒成为唯一的安抚。

“朴智旻,你活的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手忙脚乱的把戒指拔了出来,那粗鲁的动作使原本白皙纤细的手指变得红肿。

但当时的我哪里还有痛觉,只是怔怔的望着粉红色掩盖下那道抹不去的戒指痕迹。

七年了,我等了他整整七年。

戒指内侧刻着的“K&J”此时成了最大的讽刺。

我噙着泪,发泄般的将戒指扔进湖中央,那颗残破不堪的心也随着戒指一同沉没。

两腿发软,我瘫在地上,用尽全力把自己抱紧,一时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忘记“生”、也忘记“死”。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那戒指是我跟他最后的牵绊,仅剩的一点念想也被我亲手消灭。

半小时后,也许是一个小时,我颤抖着从地上起来,两腿都麻了。我面如死灰,觉得所有希望都离自己而去,就连池塘的蛙声伴奏也停了下来,仿佛连上天都在为我送行。

我诚心接受这份寂静,一步两步,离那池水越来越近,我的内心愈加兴奋,很快就能结束一切了。

池水从口鼻灌入的感觉并不好受,我下意识的挣扎,但只是无用功,痛苦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喝下几大口水,感觉更加恶心。

慢慢的,我的力气被耗尽,眼皮也重了起来,身体渐渐往下沉,只有微弱的意识告诉我,我还活着,但离死也不远了。

这二十四年来的人生在我脑海中飞快的闪过,虽然短暂,但也算尝遍了喜怒哀乐。而这些情绪大多来源于同一个人,那个在我的人生中占有大量戏份的男人。

想着他那张可爱又不失帅气的脸庞,想着他对我撒娇、耍帅的样子......

“柾国啊”

你会为我伤心吗?......你不会的,你连我都忘了......

【七年前】
“智旻哥,我肚子饿了。”田征国夹着拖鞋,一摆一摆的往厨房走去,那眯着眼睛的样子,一看就刚睡醒。

香味从厨房飘出来,充斥了整个客厅,抽烟机轰轰的工作着,朝阳透过玻璃照在忙碌着的男孩脸上,那笑颜被衬托的更加可人,连脸上那层薄薄的绒毛都可爱起来。

温馨的早晨,美好的两人,时间如果静止在这里,又该有多幸运。

田柾国从后面搂住男友的细腰,“好香啊。”他把下巴撑在朴智旻的颈窝处,并深深的吸了口空气,不知道他指的是男友身上沐浴留下的香味,还是单纯指饭香。

朴智旻眼中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对于这个小男友,他一直是纵容的。

“啊,你不要抱着我,这围裙脏,给我把碗盘拿过来,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他偏过头对身后的男友说到,声音温柔。

田柾国无辜的睁着兔眼,想耍会无赖,顺便占点便宜。但无奈他肚子确实是饿了,只好乖乖的找出盘子,一个个的递过去。

今天是田柾国出国留学的日子,连早餐也相当丰盛。

西红柿炒鸡蛋、红烧肉、闷茄子......

朴智旻拿出自己所有的拿手菜,希望能给两人创造美好的告别。

田柾国扒拉着饭,吃着吃着又傻笑起来。朴智旻夹了块瘦肉到他碗里,“你小子不好好吃饭,在笑些什么。”

昨晚两人互述衷肠,含泪拥吻,而田柾国也在真正意义上“吃”了他家小哥哥,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半大小子来说不值得兴奋吗?

“智旻哥,你才应该多吃一点,昨晚累坏了吧。”他一脸坏笑,伸手将小哥哥嘴边沾上的饭粒取下,又放到嘴边伸出舌头卷了进去,动作色情,就是明目张胆的调戏。

朴智旻起身作势要打他,却被人反手抓住。

望着怀中因为不好意思而红了脸颊的男孩,田柾国表情难得正经,他握着那双比自己小了几号的手,郑重的吻了下去。

朴智旻一时愣住,不知道做什么反应。

“哥,你愿意嫁给我吗?”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色的首饰盒,里面放着一对银戒指。

“柾国啊,我......我......”朴智旻语无伦次,完全不懂得如何应对。

“哥,你相信我吗?”

朴智旻让自己与男友对视,他看出眼前的人不是在开玩笑,试着冷静下来,回想两人之间的种种,他心里又温暖又欣慰。

“柾国,你长大了。”他摸着男友的后脑勺,“我相信你,如果连你我都不信,我还可以信谁呢?”

“哥,我回来后,一定努力的工作,然后,我们两个就能过稳定的日子。”他把戒指拿了出来,“这个戒指是我拿零花钱买的,不是最好的一款,但,是属于我们的。”他轻轻的把戒指戴在男友的无名指上,朴智旻只是笑着,任由田柾国摆弄着手指。

“我们到时候再到国外结婚,好不好?”田柾国明亮的眼眸中盛满对未来的期望。

朴智旻捧住田柾国的脸,低头吻了下去。

两人,一个刚满十七岁,一个不满十六岁,却已经许诺了一生。

这个吻不带色情,每一个动作都带着深切的爱意与强压的不舍。

一吻结束后,两人不断喘息,并不约而同的吃吃笑着。

“柾国,哥也会努力的。你在国外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生病了。我呢,就在这里等你,你回来后,我们就结婚。”

朴智旻把另一枚戒指戴到男友手上,两人十指相扣。

“你可不许骗我。”

“不骗,不骗。”

......

朴智旻守着这个约定,守了七年。
而田柾国却再也没有回来。

【五年前】
“智旻哥,我又又又想你了,可是暑假才过去,再和你见面又得等一个学期,啊~,我好难过,你会心疼我吗?”朴智旻坐在课室,仔细阅读这漂洋过海的一封信,来自他出国两年的小男友。

自从田柾国出国后,两人就迷上这种老旧的联系方式,虽然每次寄出去的信要等好几个星期才能收到,但望着那熟悉的笔迹、熟悉的语气,他们能够借此描摹出另一人的模样,这是解“相思愁”的最有效方法。

“我才不会心疼你呢!”朴智旻嘟着嘴,对着空气反驳道,但脸上却是一片红光,心情显然不错。

“啊,又来虐狗了。”金泰亨走进课室,看到好友一脸怀春像,不禁往天花板上翻了个大白眼,“呐,你要鸡蛋灌饼还是蒸包子,附送一杯豆浆。”他走到朴智旻桌前,单手举起早餐,一脸的不耐烦。

朴智旻只是说了句“随便”,又继续读他的信去了,连头都不抬起来。

金泰亨站在原地,眼皮跳了跳,他把早餐放到课桌上,开始摩拳擦掌。
“你这臭小子!” 把我当成跑腿的?

“哥,我最近的投资做的不错,赚了几十万,我爸说这样下去,等我回国就把公司交给我,这样你我就能够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你知道吗?我爸还问起你来了!......”

朴智旻还没看完,手里几张纸就被抢走,他下意识的往前倾,想要把信拿回来,最后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屁股翘的高高的。

如果被学校里的女生这幅滑稽的景象,她们对于朴智旻的美好幻想会不会直接破灭。

金泰亨仗着身高的优势把信举到头顶,朴智旻得垫起脚才能碰到。

“金泰亨!”

看着那人的气急败坏,金泰亨虽然抱着报复意味,但也欣喜于为朴智旻那平时“一丝不苟、温柔学长”的形象增添加一道裂痕,让他多几分“人”气。

“谁让你不理我,你去取信,让我去打饭,结果一句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朴智旻第一时间拿回信,把它小心折叠起来,放进书包里。

他回过头看着金泰亨一脸委屈的样子,长叹口气,他这位好友,不是一般的爱“吃醋”。

“行啦,不要给我拉着张脸,谢谢! 满意了吧。”

“那还差不多。”金泰亨拆开塑料封袋,拿出包子开始啃起来。

“幼稚鬼。”

“承让,承让。”

朴智旻和金泰亨是名副其实的“竹马竹马”,两人同岁,又住在一个小区里,从小学到高中,他们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到来大学,又考了同一个学校的不同专业。那是从小一起玩到大,比亲兄弟还要亲。只是一人偏静,一人偏动,金泰亨是逮谁都怼,但对朴智旻那叫一个“怂”。而朴智旻在没遇到田柾国时,除了对金泰亨展现几分调皮本色外,对其他人一直保持“高冷”“温柔”的形象,很完美,但不真实。这两人一直彼此照顾着。

而田柾国的到来,在朴、金两人间狠狠插了一脚,导致金泰亨与田柾国互相不对付。一人觉得遇到“情敌”,另一人则不想自己好不容易养的“白菜”被“猪”拱了。而朴智旻夹在中间,只能望天流泪。

后面两人相约“天台决斗”,朴智旻收到消息后,马不停蹄的赶到那,连衣服都穿反了。等到一切都解决,两人都挂了彩,并且挨了朴智旻一顿训。田柾国和金泰亨从此“不打不相识”,经常约着玩游戏、打篮球。多了这层关系,金泰亨对他泡自己好友的不良举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还助攻一把。

但等到朴、田修成正果后,只有他成了“孤家寡人”......所以,经常一副更年期提前的样子。

“你其实可以找个女朋友的。”朴智旻开始专心吃起早餐,并例行关心好友的感情生活。

“我,我那是不想。你知道有多少女的喜欢我吗?”

“我是不知道,但你这把年纪了,恋爱经验为零,这说的过去吗?”

“你需要每次跟我说话都这么一针见血吗? 我不要面子啊!”

金泰亨斜睨了好友一眼,欲语还休。

“请关爱单身人士。”

“你那是自己作的,谁让你要求那么高。”

“不高啊,不就是【肤白貌美气质佳,外加大长腿,最好贤惠一点】吗?”

朴智旻沉默几秒,一把把书糊到那人脸上。

“你就准备单身一辈子吧。”

......

似乎有金泰亨的陪伴,朴智旻和田柾国的分居生活并不难挨。

【四个月后】
“阿姨,你这几天有收到从美国寄过来的信件、包袱什么的吗?”

朴智旻这个月在学校的收信处跑了几趟,连守门的大叔都眼熟他。

“国外寄来的就那几个,你自己找找,没有的话,那就是没人寄或者还没到。”阿姨坐在躺椅上,喝着热茶,好不自在。

朴智旻此时却有些心慌,他总感觉这事不对劲,上次柾国信里说很快就会寄第二封信,就算再怎么延迟,这第四个月肯定是到了的。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同学,你没事吧?又没找到女朋友寄来的东西?”看到朴智旻一脸恍惚的走出来,大叔忍不住关心几句。

朴智旻强扯出笑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大碍。

望着朴智旻离开的背影,大叔心想:“这多端正的男孩,怎么就为了女孩的事魂不守舍呢?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

“泰亨,你说柾国是不是出事了?”

朴智旻不知道自己应该去找谁,只能等在好友的教室门口。

早上的课上完,金泰亨拿着课本走出课室,一眼就看到朴智旻靠在墙角,对好友的熟悉告诉他,那人遇到麻烦了。

他蹙着眉头,小跑过去。

“可能只是你太敏感了,说不定那小子的接了新的单子,忙个不停,就忘了这回事。”

金泰亨轻声安慰道,他知道好友容易多想,尤其在涉及田柾国的问题上,极易失去理智。

“可是,我打他的电话没有人接,信我也没收到,我真的不知道找谁......”

“智旻,你冷静一下,要不,我们再等一段时间?他爸妈在美国,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金泰亨搂着朴智旻的肩膀往电梯那走去。

“等多久?”朴智旻看着他,眼中带着急切。

金泰亨咬咬牙,“既然已经等了四个月,我们就再等加一倍,他要是八个月没联系你,我直接搭飞机过去找他算账。”

他装作一脸狰狞,双手握拳,一副随时开打的样子。

朴智旻的紧张情绪被此举抹平不少,嘴角也有一丝笑意。

“泰亨,麻烦你了。”

“哎呀!”

金泰亨把朴智旻的头往下一按,“我们谁跟谁,再这么客气,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他把拳头往好友眼前伸了伸。

“肯定很疼。”朴智旻接过梗,往后一缩。

......

“智旻,发生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不要冲动。”

金泰亨太熟悉好友的性子,他要么不让人接近他,要么就真心对别人。一旦走进他的内心,他就会死心塌地的对那人好。自己是一个,田柾国也是一个。虽然自己很不想看到这种可能,但柾国也有选择离开的权利。

不过......用这种方式实在可恶,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一定把那小子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朴智旻低下头,看不到表情。

“他不会这样,我们都约好了。”他不停转动着手上的戒指。

金泰亨也只能在内心暗暗祈祷,智旻他,千万不要陷得太深。

【五个月后】
这几个月,田柾国那一边都没有反应,而朴智旻也一天比一天消沉,本来就不怎么强壮的身体,也一天天的消弱下来,手腕细到能让人一手握住。

金泰亨本来脾气就直,看到这种情况哪里忍的下去,他叫嚣着要去美国找人算账。朴智旻只能拼命的阻止他,那句“他不会的,这是我们的约定”翻来覆去的讲了好几次。金泰亨也只能“恨铁不成钢”,暂时老实呆在学校,并找各种机会把人带出去散心。

又过了两个月,朴智旻没等到田柾国,但却等来田的母亲。

“阿姨,您请坐。”

朴智旻对于这位“不速之客”,除了一开始表现的惊讶,其他时间都保持应有的风度。

“怪不得果果会看上你,你确实有特别的地方。”

这种礼貌有教养,且带着贵气的人,在普通人中确实难得一见。

田柾国的母亲出身于上层社会,那一身名牌不谈,光是坐在那里的姿态就不是一般人能模仿的。

“谢谢。”

两人就像交锋的阵伍,扬旗鸣鼓,你一言我一语,彼此试探着。

田母从包里拿出一个黄皮纸袋,让身后的保镖拿给朴智旻。从始至终,脖子都是高贵的仰着,不愿正眼看人。

她拟出一个亲切的微笑,“你打开看看。”

朴智旻内心虽然怀疑,但这份文件应该与柾国有关,迟疑一会儿,他还是选择打开。

里面只有一堆照片,朴智旻把它们全部倒在桌子上。

照片上的主人是他的柾国,他忍不住隔着照片抚摸那人的脸。但......照片里还有其他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长得很面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柾国搂着她,两人笑的一脸幸福。

田母望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冷笑了一声,但面上仍是一脸慈祥。她残忍的说下去,“果果他出了场严重车祸,不记得过去的事情,医生说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很低......”

“他没事吧。”

评论

热度(8)